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锅底凼之恋的散文阅读

短篇散文

锅底凼之恋的散文阅读

更新时间:2019-10-06 16:01 手机版

锅底凼之恋的散文阅读

  四驱的越野车在满山满岭长满核桃树的“大干沟”蜿蜒的坡路上轰鸣着,时进时退,显得有些力不从心.车窗外是深不见底的沟壑,群山起伏,只能听见山鸣水啸,涛声回响。

  车至五里坡,我们终于放下一颗悬着的心。回望来路,曲曲弯弯的村道一律铺设在悬崖峭壁之上,让人心惊胆寒。连爬带滚穿过五里坪的原始林区,才到达目的地,正应了王安石“入之愈深,其进愈难,而其见愈奇”的名句。

  海拔2250多米的山顶,四千亩天然草场,就这样纯情、大气、毫无掩饰地横呈在我们面前,见到它的人,无不大呼造化神奇。

  “锅底凼”,就是四围的小山峦重叠起伏所形成的无数锅底一样的圆形凹坑。这里高天流云、风和日丽,目之所及,一派生机勃勃,郁郁葱葱。

  躺在锅底凼的草地上,就像躺在一张很大很大的,茸茸、润润、绵软的天然绿毯上,享受的那个舒适、惬意,那个美简直无以言表。

  那些草,仿佛是哪个园艺师精心设计而成,蓬蓬松松,乖巧怜人。草甸之漂亮,使我们不忍下足去踩踏。跳过去吧,只怕伤害更甚;绕过去吧,却还真是无地方可绕。只好踮起脚尖,一点儿一点儿轻轻走过,之后回过头去仔细瞧瞧,仿佛那些小草、野花全都有生命一般。

  那一汪注满圣洁清泉的天池,成百上千年滋养润泽着这片绿地。那么美,微风拂过,满池吹皱的细碎涟漪中,落满白云、晚霞和雨后彩虹的影子,该不会这里就是“巴山夜雨涨秋池”那个秋池吧?艳丽的晚霞在群峰和矮树映衬下,形成的剪影,那个美我真的形容不出来!

  那些被称着野梨儿的树,好像永远也长不大一般,这儿一丛,那儿一朵。有的开放在原野的低洼处,有的长在层层叠叠的草坡中,更多的点缀在远处朦胧的山脊上,仿佛造物的神人在播撒种子时漏掉了一些地方,抑或是有意为之,这种稀疏的点缀,让人觉得是那样的浑然天成,那样的恰到好处。你可别以为这里没有参天大树呀,在草地的边缘,那些繁茂的蕨草旁,一株株高大挺拔的花杆树和笔直的冷松凛然向天,直指苍穹。丛林间蜂鸣蝶舞,飞鸟啾啾,好不热闹。

  这里没有人家,矮树、黄牛点缀着一望无边的草场。远山开满了零碎的花朵,土地充满了润泽,披挂着晶莹的露珠,白云装点着高远的蓝天。土地上,遍地是随手可摘的天葱天蒜和各种野菜,还有采之不尽的重楼、党参、天麻等名贵药材。

  在山巅,遗落有六十年代建成的航空指示塔,随着时代的进步,这些航标早已落伍,却不折不扣见证了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岁月,人们如何战天斗地,把沉重的水泥杆子抬上这高高的山巅,为民用航空指引航向的……

  我们在这里搭下帐篷,从林子里采来干草、柴禾,埋灶造饭,袅袅炊烟升起来了,草地上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。餐毕,营员们点亮篝火,在黄牛的“哞哞”声中翩翩起舞,歌声、笑声穿越林区、穿过牧场,飘散到很远的地方。

  入夜,锅底凼恢复了宁静,一切都显得那么恬静,那么自然,生命在这儿显得安谧与淡然。

  我决计要留下来,只需要一把割柴草的弯镰,一方取火的砂石,一壶酒,一顶御寒的帐篷,外加几头黄牛。我定能利用这天然、纯美、大气的生态高原牧场,在这个长年覆盖着牛群啃了又长的青草、开着各种玲玲珑珑野花的地方,养育出最爱最美的肉牛。